如茶先生

茫茫人海。。。。。。。目前坐标徐州

温君有情

归阳百炼:

洋洋说,哥,进我群里吧,给我增添点人气,你就当看那些人的情欲江湖,也好过孤单一人,言语中有深深的关怀,有人记得,总不显得多余。


年纪,是一道摧残人心的弯刀,终究,倒在中年的门槛下不得动弹,于是,在群里,沉默寡言,心,躲在水下安息。
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结识的温情,只知道他在群里倚红伴绿的言行,字里,却透出忧伤,为情所伤的人总会披上轻浮的外衣,这是所有深情的人自我保护的无意之举,往往有着相同经历的人,却一眼窥见。


这是个曾经深深爱过的男子。


他给自己取的网名叫温情大叔,是的,一个男子,一个告别青葱年纪的大叔,一个游戏人间内心孤寂的汉子。


后来,离群索居,依旧过一个人的生活,游山玩水,喝酒拍照,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总也拿不出说服自己,舍弃如今自由的理由。


有一日,他拉我入群,解释,这是武汉地区的群,也许,更适合你,因为,年纪。很有心的一个男人,明白别人的尴尬。


依然,潜水伏行,不露踪迹,他劝,别把自己包裹的太紧。


可他自己,声色不露,怀揣着伤痕把无畏挂到满脸。


强颜欢笑,是怎么样的伤害,能让一个坚强的人心灰如斯?


汉阳的霸占打趣说,温哥,你再不回来就关门。无限遐想......俨然,一副贤妻的模样。众人纷纷叫嚷,温大人,媳妇儿叫你回家睡觉。


他回:他不配!然后飞快的加了句,充其量是个妾!


好决绝的霸道语气,好伤人心的拒人千里。


也许算是玩笑,也许,算是对于无端骚扰的回击。可终究,他心中的位置预留给了别人。


霸占说,温哥,你好不狠心。


原本,他就不曾进入他的内心,狠与不狠,也就都与他无关。


在群里,他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,往所有人身上留下淡淡一瞥,依然过着看似专横淫乱的生活,始乱终弃,游戏人生。只有回到自己的世界,才隐在黑夜里独自疗伤,如狼,本是群居,却在受伤后,一个人躲起来舔合伤口。


曾经,他以为那就是幸福,走到尽头,却没能全身而退,留过的伤痕,结痂愈合,更强悍了心。


他用了整整三年的时光,宠爱着那个不会做饭,不会洗衣的男子,却也没有挽回已经单薄了的感情。


深情的人,因爱,却染上了一心的伤。


回忆,如滋生的草,在时光的荒野里枝繁叶茂。


黑夜,纵情网路,填充空荡的心。


却一不小心,眼前浮现曾经。


有他的记忆犹如午夜的烟火,繁华过后,那一地的寂寥,看夜空升起的孤单,想起过往的人,那些残存的记忆,在汹涌而来的记忆洪流里苦苦挣扎,却也最终明白,谁也不是谁的救赎。


却也难以做到完全忘记。


时过境迁,今世,有谁陪着,看尽每一个日出日落……


这样的男子,大抵上是值得用性命去交付的,多少人,能看懂一个男人的心?


他公然说,喜欢像《两个爸爸》里面的温振华,细腻,和蔼,贴心,充满亲和力。他在用标准拒绝那些他不动心的好意。


其实,是想劝慰他,放手过去,尝试着去爱,却不知如何出口,第一次,口舌无力,只因在他身上,却看到了自己的身影…….


文字收尾的时候,正好歌曲循环到《盛夏光年》“我骄傲的破坏,我痛恨的平凡,才想起那些是我最爱,让盛夏去贪玩,把残酷的未来狂放到光年外,而现在,放弃规则,放纵去爱,放肆自己,放空未来,我不转弯,我不转弯……来至心底的有力的呐喊。


温情,勇敢爱吧。不要再用过去的感情把心砌进更深的孤独。


既然足够坚强,就不要再惧怕爱。

什么是爱?

★翩翩逐晚風:

说爱你的人


不一定等得起你,


等你的人


一定很爱你。


让你哭到撕心裂肺的人,


是你最爱的人;


让你笑到没心没肺的人,


是最爱你的人。


可能他不是最富的,


可能他不是最好的,


也可能他不是最美的,


可是你却会发觉,


有他比什么都安心,


有他比什么都爽,


有他比什么都好,


这便真真的


——是爱!




黑龙潭看雪山,还是那美丽的回忆!

推荐一部老片

不喜欢这样的聚餐

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封号,刚被解,